JW站点的来历

开始,我们是属于混沌分裂者,在一次事故中从混沌分裂者中脱离并加入了SCP,不得不说,在SCP中我们得到和满足了许多,就是这样,我们的诞生,如此的简短。

关于某屑在某站看候这一条站点顺口溜,懂得自然懂。


不过总而言之,我们的成立还是充满戏剧性。

——注意,这只是一个来自本家的设定,换句话说,这个的来源仅仅是来自AR分部的单方面官方的设定,毕竟这个设施,作为前AR分部的设施之一,也有着一定的地位,时至今日,尽管已经分裂,仍有相当的话语权。


*以下为原本JW故事*
SCP-AR-JW( Site 13)的由来
以下为SCP-AR-JW的站长“土间.埋”复述的事情,中途可能有些遗落,后期会填补:
  混沌分裂者,与SCP基金会是敌对关系,从原本的SCP特遣队中的“红右手”特遣队叛变。
  ZSD2,就是混沌分裂者的一个战斗小队,总共有30多人,负责在SCP收容失效的时候去争夺收容物,D级人员,击毙SCP的博士及特遣队士兵……
  当然,这只是一个自我介绍,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潜入SCP站点进行破坏,拉拢其他SCP基金会的工作人员进入我们的组织(混沌分裂者)刚开始一切都很正常,直到我们接到我们的“最后一个任务”去干扰一个2000多人的中型SCP组织,当时我们没有把认为转给其他的队伍,也没有拒绝任务,而是直接接下任务,认为我们可以完成,我们那时候已经杀红眼了,认为自己已经战无不胜了,可是结局很残酷,我们的过于自信导致我们飞速失去优势,引发了“撤离行动。”
  “撤离行动”之前
  潜入SCP基金会
  当ZSD2的成员进入这个目标后,第一时间对SCP基金会的工作人员进行诱惑性洗脑,第一时间组建了分组,并对内部进行干扰,知道一个目标中的主要人员使用影分身侵入ZSD2的间谍系统,并开始对ZSD2进行反间谍攻击,导致ZSD2失去作用,与内外失去联系,当向组织(混沌分裂者)请求支援的时候,我们被拒绝了,我们其实已经被组织(混沌分裂者)抛弃了,但是我们坚信组织(混沌分裂者)的人会过来支援我们。
  战斗进行的第六天,ZSD2失去希望,队长“土间.埋”下令实行“撤离行动”撤离行动执行。在执行的时候,爆破组和SCP内部小组与我们分散,ZSD2减少到16人,在SCP特遣队的追击下,8人跑散,伤亡,此时剩下的8人,有4个人自愿组成敢死队拖延逃离时间,还剩下4个人撤离至中国境内。枪声响起,持续了10分钟后,ZSD2的4名人员阵亡,为组织(混沌分裂者)捐躯。剩下的4个人接着逃跑,直到跑入了AR分部的中国分区域,体力不支被AR特工抓捕。AR分部也是SCP基金会的一个分部,当时的领导人叫光粒,那时候的AR正是鼎盛时期。当光粒了解我们的情况后,收留了我们进入SCP-AR,分配site 13给我们做代号,建立设施后,我们成为了AR主站点site 19的生命维持系统,那一天,光粒离职,刀客塔上位,但光粒没有下令把site 13交给刀客塔,所以site 13一直都属于独立制度状态,并另命名HK站点,直到光粒出山处理“刀客塔事件”之后改名JW站点,并成立代号“光晕分解者。”
  JW站点位于香港中环二号军营的地下,由于国家机密和设施机密,这里就不透露了。
  如今,AR站点逐渐衰落,临近零界限,同时意味着AR很有可能消失,我们JW仅仅是AR的一个分档案,AR曾经帮助过我们,我们现在的目标就是重新建立AR,并且收容SCP,改革站点,重回AR光荣时代……
PS:土间埋是代号,土间埋为kongyoukongyou


后来因为双方意见不合,导致JW分离AR,并取消了有无AR的历史,可这不代表着我们忘恩负义,拒绝AR,如今我们已经作为一个新站点重新和AR达成合作关系,这代表着我们还能像以前一样,但注意,现在我们仅仅只是合作关系。
AR分部负责人:Chisaka Tamaku_xsChisaka Tamaku_xs


2021/4/30更新:
Site-JW-13位于中国香港,前Site-13-AR第一区域,一直是Site-13-AR远东部门在中国地区的落脚点,直到2017年前都与AR分部的关系良好,但一切都在原AR分部负责人 [代号Doukuta] 的倒行逆施下恶化,最后他的行为也招致了恶果,自2018年,所有关于SCP-AR-[编号]的SCPs项目无一不被处理,而AR分部本身也被架空而成为一个徒有虚名的基金会分支,被连累的Site-JW也在此时试图寻求出路。

其实早在2013年,以奇术师约瑟夫·亚兹拉尔为首的400人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脱离了控制,之后在马来亚地区成立了MA分支部门,期间Doukuta也对他们进行惨无人道的破坏,但是因为曾是同僚的原因,实际执行起来中,不少人选择转移矛盾或是违抗命令,最终一直持续到2018年Doukuta被众人合力,推下大渊。这也给2018冰封年的JW给了一条生路,最后,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,JW脱离AR分部并成为一个独立的基金会分支。即使他们只是在2020年分庭抗礼罢了,后来的冲突可以说是极端惨烈的交战为主题,但是无论如何,在游骑兵们的突袭下,JW还是挺住了,同时AR方面的左翼人士一直在为JW的独立而献出一份力量。

最后我们还是活到这了,并且一直如此。

2015年[数据删除]:伊势凯尔·“亚罕”,即特工 白三省被Doukuta处决,其下落一直没有消息。推测其死亡地点为中国新疆喀什至天山地段之间

除非特别注明,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: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ShareAlike 3.0 Licen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