斯人已逝

墓碑前。

少女蹲下来,放下一些水果,尽管他知道不久后它们都会成为蚂蚁们的食物,但还是放了,不单单只是因为传统。

她用手摸了摸墓碑,上面的人仍然是一幅笑颜,就像从来没有离开。

可他的确是死了,死于一场意外,从十几么楼挡下,据说他的死状不是很好看。

少女从裤兜里掏出一包烟,她不抽烟,在他离开后,却爱上了这种味道。

她取出一支,凑在面前闻了闻。仍然是一如继往地有些刺鼻,并没有因为谁的离开而改变。

她点燃了烟,深吸了一口。

尽管对于她这个初次尝试的人来说很呛,可她却在咳了几下后,笑了起来。

她把烟卡在水果中间,头朝下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,雨落了下来,渐渐打湿了她单薄的白衬衣。在出次之前早已看过天气预报, 也带了伞,此时她却甘愿在雨中淋一淋。

她想起了,他下葬的当天。

也是这样灰暗的天,那个她叫了十四年“妈”的女人死死抱住小黑盒子哭着,扮演着一个悲痛的母亲。然而只有她知道,这个女人就在不久前还曾向自己的儿子要了一万元。

她的哥哥,也就是这个女人的“儿子”,收入并不算离,仅仅是在一家小公司做一个普通员工罢了,每个月的工资,除去房租,生活费,水电费等支出,可支配的不过几百元。将近三十岁了,却还没有女朋友,而他辛辛苦苦存的钱,也会不定期被这个女人要走。如果不给,就向那些亲戚邻居们哭诉儿子的不孝,那些亲戚邻居们不明真相,只会跟着指责。她的哥哥本就性格软弱,对于这些指责也只好服从,这还要多亏这个女人,自幼就没给过儿子好脸色,除了打就是骂。

对于这件事,她无能为力。

从回忆中醒过来,她站了起来,却感到眼前一阵黑。

那是贫血的症状。

除非特别注明,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: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ShareAlike 3.0 License